我们为什么爱《棋魂》

p1335014647

瞬间与永恒

日本是一个特别热爱自然的国家。樱花飘落,津轻海峡冬天的景色,北国之春,转瞬即逝的自然风光,都是文学作品里歌颂的对象。佐为出现的场景里,春天的樱花,秋天的落叶,冬日的第一场雪,小亮与王座战后,那纷纷飘落的雪花,佐为千年的喟叹,是剧里最令人心动的一幕,如歌德在《浮士德》里说的那样:“太美了,请停一下!”

可是佐为无法停歇。他嫉妒小光有更多的时间,可是小光也无法停歇。每个个体的人,在亘古流转的时间里,都是失败者。可是把他们连结在一起的东西,在这里是围棋,是永恒的。佐为下不完的棋,小光可以接着下;名人下不完的棋,他的儿子亮可以接着下;伊角、和谷、越智…许许多多的围棋少年从前辈的手里接过了时间,也接过了永恒。

有些东西是变化的;有些东西是不变的。我们无法挽留瞬间的东西,可是我们可以创造永恒。《棋魂》对时间的在意,使这部剧拍到了学多人的心里。

时间与空间

正如佐为抱怨雨伞,喜欢下雪,热爱月亮一样,许多东西是千年不变的。更重要的是,他热爱的围棋从来没有变过。虽然现代定式、下法与古代都有很大的不同,可是你可以和一个千年前的棋士对弈,就像你能看懂李白的诗一样。有些东西是超越时间与空间的,值得人们一直追求的。

剧里的场景转换很频繁,从现代的东京都市到北海道札幌的夜景,从日本到北京,从因岛到广岛,从平安时代的皇宫到充满烟味的棋会所…但只要一把棋谱摆出来,我们就立即可以回到佐为、秀策的世界里面去。就像小光彻夜在棋院看到秀策的棋谱,其实他已经在和佐为对话了;最后伊角回来找小光下的一局棋,让小光顿悟佐为就在身边的那一局,用意其实也是如此。有时候,你看不见一个人,不代表他不在身边。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文字,可以听到他们的诗篇,可以摆出他们的棋谱,“见字如晤”。这是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对话。

小光与小亮

双主角的作品最容易出彩的就是主角之间强烈的性格反差。光和亮名字相似,性格相反,却都那么招人喜欢,也是全剧中张力贯穿始终的重要线索。

进藤光是我看过的动漫中,主角性格塑造得最丰满、最招人喜欢的一个。他有主张(妈妈从来管不了),意志坚定,抗造,有正义感,有责任和担当,为自己的目标不顾一切地努力。更重要的是,读者看到了他成长的过程。这个过程可不止是从大眼睛的萌娃成长为一个翩翩少年的成长。:开头的时候,小光是贪玩的、成绩不好,没有什么进取心的小学生;然后他在佐为那里看到了一个新世界,有围棋,有很有意思的东西;然后他碰到了命定的对手,对手的强大把他的羞耻心和荣誉感激发起来了,他开始变得努力,照着自己的目标一步一步地前进(当然还有主角光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运气)。然后佐为的消失给了他致命的打击,让他明白了珍惜、责任,和妥协。当他从打击中站起来的时候,就是这个人物形象彻底升华的时候:实际上他不再需要佐为了,他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强大的独立人格。

亮几乎是站在他的对立面来映衬进藤光这个人物的。与光的一步步成长相比,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一直是最坚定地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并且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围棋是多么艰苦的、终身的职业啊!但是小小的塔矢亮早就明白了这一切,他做好了将一生奉献给围棋的准备。他清高,容不得有任何有辱围棋的行为(见“不能赢的棋局”);他勇敢,即使面对强大的对手怕得发抖也要战斗(他与佐为下棋时手颤抖得把围棋盖掉到地上的情节是全剧中我最喜欢的几个情节之一);他关心朋友,小光放弃下棋时他试图劝说他重新振作起来;他态度谦虚,待人温和,却在棋盘上勇往直前。

除了光和亮,作者对配角的塑造也是个个栩栩如生,这些群戏支撑起了一部丰满的动漫剧情。我最喜欢的入段考试一段,众生百态,让我感慨不已。有心理素质不过关还努力让自己振作起来的伊角,让我想起了中国高考前千军万马争过独木桥的考生;有和谷的天真率直、青春友情;有越智的变态自尊心,还有本田、饭岛这样技艺不是一流却仍然奋斗在考场上的棋手;还有奈濑这样的女孩子,同年龄的少女都出去约会娱乐,她却淡淡地说:“正是因为我能下出这样的棋局,我才不会放弃成为职业棋手的努力呢。”还有考场之外的人,注视着新浪潮的棋坛泰斗,崭露头角的新一代高手,甚至小光的爷爷、邻居、同学,每个人的故事都值得写成长长的番外篇。

详细与简略

每次看到《棋魂》这样每个细节都不放过的作品,我都不由得感叹日本人对工作的细致、一丝不苟,也许正是因为这些细节成就了这个弹丸之国的经济奇迹。觉田由美说她的每张棋谱都要日本棋院仔细对过,包括那些没有画完整的、甚至是斜着画的棋谱。作品中描写伊角到中国受训的情节,中国特色的出租车、酒店、宿舍,甚至连饮水机和大锅饭的细致描写都让我这个中国人都佩服不已。有哪一部中国动画片能把中国人自己的生活描写得那么好?

日本自己的生活细节就不用说了。我个人看动漫的爱好是喜欢看现实向的,从宫崎骏的魔法街少女到新海诚的言叶之庭都是。所以我特别喜欢棋魂里的现实细节,日本随处可见的自动贩卖机,绿绿的抹茶,东京街头喧嚣的人群,爷爷庭院上空电线杆上停着的麻雀…还有堪比照片的棋院正面。

但是棋魂的笔触又是很谨慎的含蓄的。与大纲主题无关的地方,棋魂从来不描写,比如小光的房间提到多次,因为那是他和佐为下棋的地方,是表达剧情的重要环境;但小亮的房间长什么样,就基本没有出现过。亮的父亲塔矢名人算是男四了,但光的父亲呢?只有声音而已,连脸都没见过!

连接过去与未来,凝固时间与空间,把永恒和变化集于一体,这就是我爱的棋魂。

关于围棋的胜负观

最近和一个朋友讨论围棋,觉得他说的一些关于围棋胜负观影响围棋发展的观点很有道理,先存在博客里吧。

—————————————————————

我觉得纵观围棋的历史,是对围棋胜负观的理解,影响了围棋的发展

这是围棋发展的核心动力

比如古代早期的中日围棋,其实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和积累,已经有比较成熟棋手和高水平的对弈。当时中日同时面临一个问题,当对弈棋手水平相差小到一定范围的话,先手(日本执黑先手,中国执白先手)胜率非常高。阻碍了胜负和棋力的进一步比较。
对此问题的解决方案,决定了中日围棋的走向。中国围棋选择了座子战的方式,这个解决方案确实非常优秀。几乎是一劳永逸地解决了先手必胜问题,并且因为座子站必然带来激烈厮杀,所以很大程度提高了棋手的技战术水平,所以为啥在明前半段琉球国师下不过中国棋手。但带来的负面效果就是,围棋的布局没有了,围棋变得视野狭隘。这就是为啥到清末,国手连日本军官都下不过
日本的解决方案是番棋。就是通过下很多局,轮番先手,以总成绩定胜负。这个方法很笨,最后不得不下到10番棋。这个还是天皇面前的对局,得考虑天皇的耐心。棋院之间的对弈一般都是20番棋,甚至下到50番棋。

但是这种方式不仅保持了围棋的原始状态,而且必须产生一帮以下棋为职业的棋手,所以从算砂立坊门,四大家族400年争胜的局面以来,日本围棋开始领先中国

到了现代,棋手没有天皇养,需要电视台、杂志社养,电视台、杂志社靠赞助商和广告主养,赞助商靠大众养,所以人们对围棋的爱好成为棋手的生存基础。随着经济的富庶,可以养成百上千的职业棋手,但爱好者是没有耐心看一整年才赛完的比赛,也没有耐心看2个小时以上的电视转播。

到了现代,棋手没有天皇养,需要电视台、杂志社养,电视台、杂志社靠赞助商和广告主养,赞助商靠大众养,所以人们对围棋的爱好成为棋手的生存基础。随着经济的富庶,可以养成百上千的职业棋手,但爱好者是没有耐心看一整年才赛完的比赛,也没有耐心看2个小时以上的电视转播。

所以从规则上来说,有两大改变:一个是贴目时代到来,通过贴目拉近先手和后手的差距。这个对围棋影响最大的就是布局,执黑的一方必须利用先手确立足够的优势,简而言之就是要围大模样,而执白一方就是要打散黑棋。所以为什么吴、木谷和桥本的新布局具有开创性,又为什么陈祖德的中国流最终一统天下……

第二个是比赛限时,不再是随便多长时间都可以。而且限时越来越短,甚至出现了超快棋,比我们网上下棋的时间都短。这个结果就是,往往比赛比的不是真实棋力,而是棋手的体力、状态、灵机一动、勇气等等。也就是为什么当年林海峰22岁当名人时所有人觉得不可思议,而现在22岁你还不拿国际大赛的头衔,差不多就二流了……

如果是秀哉名人再看今天的围棋,会一方面惊诧现代人对围棋有如此深刻和开创性的理解,有如此创意的下法,但是也会惊诧现代的名局里面怎么还会有低级错误和漏洞,充满瑕疵

《言叶之庭》:与天气预报同行

p1992817810

与大部分喜欢看科幻或者奇幻题材的日本动画片的人相比,我喜欢看写实的类型。日本本来就是个精致的国家,因为狭小,所以每一寸土地都得以整饬。园林山水,室内装潢,都是照着可以入画的标准建造,所以很多现实的画面,放到动画片里,更加干净动人。古有浮世绘,今有动画片。比如《棋魂》,比如宫崎骏的动画片中描写现实的那一类,比如这部《言叶之庭》。

不仅空间,时间在他们的世界观里也是如此。言叶之庭不厌其烦絮絮叨叨描述的天气,入梅,阴雨,大块铅色乌云的画面,微风吹过的树梢,绯色晚霞的追歼消逝,亭子顶上漏下来的缕缕阳光,突如其来的骤雨雷鸣,配上万叶集中的俳句,就是一幅现代的浮世绘。我也是热爱天气的人,所以在这样的浮世绘中如鱼得水。

p1990643208

新海诚是个精致的人。不少画面已与摄影无异,黑板上,纷纷洒洒的粉笔灰都清晰可见。画面的精致让我完全忽略了只能用若有若无来形容的情节,甚至觉得这种情节配上这样如流水般缓缓而出的画面最好不过。两个平凡的男女,有一个平凡的人生,却因彼此的相遇,而增加一些明媚的色彩,就算最后渐行渐远,也不会因此后悔,是不是正如在四季平淡的天气中,偶尔出现的亮如白昼的暴雨,如雷的轰鸣,是否能留住即将归去的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