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

004

爸妈上周四到,一路上从国内飞机转国际再过海关再从机场两个小时车到家都很顺利,没有任何意外情况,虽然我数着小时去小区门口接他们但是到了之后没有想象中的泪眼朦胧的情况,大家皆大欢喜,妈妈终于看见了大肚子的我,觉得很满意,晚饭给他们做了粥,竟然很快就睡着,时差倒得比我还好,第二天起来就精神抖擞了。

周五带他们去校园里逛逛,虽然景色实在乏善可陈(西部大农村!)但还是找出来图书馆、食堂和书店几个略微可逛的地方看看,还去看了被我拒掉的系和bird的办公楼。爸妈的一致意见是,图书馆长得真像世博园的中国馆。

周末去了99买菜,终于买到了许多中国菜,感谢西部大农村。爸爸挥舞菜刀做了很多好吃的,包括家乡特色菜,吃得我口水直流。去了离家看小宝,周日去了Carlsbad看花,顺便去了outlet逛逛,天水一色,毛茛花没有去年开得好,可是绵延数亩也还不错。

爸妈来了之后饭菜质量大幅度提高,吃饭支出大幅度下降,不禁让人感叹在国外会做菜而且热爱做菜是多么基本而且省钱的手艺。我本来以为我进步很大了,没想到比爸爸还是差很远。不沾阳春水就能吃饭的感觉真好啊,从此彻底不早朝……妈妈接手了所有家务,把小宝的衣服洗了一遍又一遍,还逼我去买香皂,跟她说有洗衣液也不听,还几度要把衣服晾在阳台上,根本不管我家有烘干机的现实。

厨房里飘着泡香菇的香味,爸爸妈妈去散步了,晚上回来要做三杯鸡。一周就这样晃晃悠悠地过去了,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倏地一下,美好时光就要过完。来了之后他们开始逼我走路,现在连去超市和商场都要走路去,这让没有车就不会出门的我情何以堪啊。他们昨天竟然散步到了海边,不但没有迷路还走了好几个mile,比我来了之后走的路加起来都多。爸爸着重检查SD的市政建设,并提出多方专业意见,妈妈则热衷比较美国和国内的物价。

周二去看了医生,小宝仍然很淡定地在肚子里不肯出来,虽然时间还没到,但小宝啊,当年你妈这时候可就已经出来了呢。你想做复活节宝呢还是五一节宝呢还是青年节宝呢还是母亲节宝呢?Bird说,只要不做校庆宝就好了,咱丢不起这人!说得也是,清华校训已然变成“听话出活”而北大校训已然变成“民主科学顶个球”了,如今的大学早已不是梅贻琦蔡元培的大学,而是政治和金钱的大学了。

采草莓

去不成北京的草莓音乐节,去卡斯巴德采草莓也是好的。

草莓5

草莓地绵延数英亩,根本吃都吃不过来。大人小孩一起上,买一个8块钱的小桶或者15块钱的大桶,边采边吃。

草莓4

第一次知道草莓原来可以这么甜,甜到我都彻底没有感觉了。我们吃到再也走不动为止

草莓6

没成熟和成熟的草莓开在一起,熟透的都已经被人摘走,只有光光的茎叶

草莓2

捧着小桶心满意足地往回走时,发生了杯具,我家车被人打碎了后窗玻璃,凶手逃逸……

车1

热心美国群众纷纷留下自己的目击电话和他们看到的肇事者车辆号码,表示愿意当证人。美国人真有正义感……Call了911,警察还没来,肇事者回来了,一个美国老头拖着一六岁小孩说,这是我孩子干的,当时我不在,他不承认,现在承认了,我又从高速上开了回来……

草莓1

小孩估计是被教育了,抱着他爹腿哭得好凶,bird忍不住上前安慰说没事……最后来了个彪悍热情的女警,说没事,他肯定会赔,他要是不赔,你们就提起民事诉讼!

车2

开着个有天窗的车回家,果然一路上凉风习习,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

塞外长云踏花行

加州的春天终于来了。昨天和离同学去看花,Carlsbad的flower fields开了三分之一,已经颇为壮观。这块占地50英亩的前豌豆花田被30年代的农场主Edwin Frazee改成了毛茛基地,每年春天都带着花香席卷而来,成为南加春天最重要的景观之一。

一层层的毛茛开得人心醉,大片大片的花田带着浓墨重彩的西洋风情,一直开到天边和海边,与层层长云粼粼波浪卷在一起。西洋人喜欢满眼入色的油画效果,要把不同颜色混入的花从每个类别中剔除,致力于层层叠叠的彩虹带。在终于晴朗的艳阳下面,花朵闪烁得金光耀眼。

花田1 

花朵的层次细到难以分辨。粉红是一种,紫红是一种,大红是一种,酒红又是一种。虽然大片的颜色满眼都是,但我还是喜欢那些孤独盛开的单枝的花朵。她们的花茎伸向天空,花瓣在阳光下变成几乎透明的颜色。

 花11花12 

下次去应该拣夕阳的时候。南加这刺眼的光线,并不适合在中午时分拍花朵。我想起一年前在中山公园,几十只镜头对着一朵郁金香,而这里,方圆几百米只有寥寥游客,北京的摄影爱好者该多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