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Tourist的几件小事

捕获

1. 我绝不剧透,嗯,这个剧它不能剧透……

2. Jolie和Depp一点化学反应都没有,真的没有。在Smith当中,Jolie和Pitt那真是电光四射都要射到荧幕外面来了啊;那时候看着他们看对方的眼神就觉得他们是相爱的;可是Jolie和Depp就像两个例行公事的职员一样,拍完戏就一拍两散,毫无热情可言。

3. 如果我在十五岁之前看这部电影,我一定会深深地爱上jolie并像崇拜女王一样崇拜她。在这部电影里她的每一套服装,每一件首饰,每一个发型都是那么美轮美奂,夜晚在威尼斯的阳台上披着金光闪闪的秀发,简直就像童话里的皇后。

4. 威尼斯啊,我的威尼斯。我曾经在威尼斯火车站前面的台阶上坐过半夜,看着外面的河水微光荡漾,刚朵拉的船夫像蜻蜓一样掠过水面;圣马可广场的鸽子低低飞过,窄到只能容一人通过的小巷;卖面具的小铺子里各种假面在灯光下闪烁着诡异的微笑,夜晚的叹息桥仿佛真的在叹息。

5. 这里就要说了:虽然导演真不怎么会拍戏——不怎么会拍取悦好莱坞观众的戏,可是画面真干净,起码没有辜负威尼斯的美景。

6. 虽然jolie和Depp的beautiful faces在大屏幕上让人心醉,可是他们一个动作镜头都没有!都没有!起码在Smith夫妇里Jolie和Pitt打得还是很好看的吧,在这里……真是枉费了他们穿一身美丽洋装啊!

7. Bird一直在抱怨,Jolie怎么还不脱,还不脱。当然,到最后她也没脱。

Alice in Wonderland爱丽丝漫游仙境: 古典穿越脑补大法

捕获 人类自古就有穿越的理想。从《格列佛游记》,《爱丽丝漫游仙境》,《oz国历险记》和Betty同学说的《鲁滨逊漂流记》就可以看出,这两年的网络小说只不过是拾人牙慧而已。但是古典式穿越大法比现代网穿小说还是显得朴素很多,瞧人家爱丽丝费尽心机地掉到兔子洞里去,变大变小还要喝药水,哪里有现在流行的“电光一闪穿越鸟”来得简单粗暴。

蒂姆波顿的童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哥特,不过当年路易斯卡罗的童话本身也充满恐怖色彩,至少我小时候看书的时候就没觉得特别欢乐——这本来就是全年龄的童话,成年人看见政治,儿童看见异想,少年人看见爱情。所以Tim还是挺适合拍这部电影的,起码Johnny Depp在里面终于回归到久违的充满文艺青年感的帅哥形象,而和女主角之间若有若无的情愫也使我充分想到满世界文青之间的小情小爱。

相比Johnny Depp,Anne Hathaway扮演的White queen就更像多愁善感的大龄文艺剩女,举手投足简直让我想起《潜伏》里的晚秋。Red Queen就杀伐决断得多,虽然是个大反角,但起码活得直接死得痛快。但故事的结局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看Tim享受过程,在这一点上,3D对于这部电影的贡献远远多于了导演本身。我还是后悔没有看3D版本,被Avatar惯坏的我们估计让让整个电影工业都回不去了。

说到底,Alice的故事到底是Dream还是穿越?在影片中,Alive喋喋不休地表达这个惊险的故事只是一个梦的愿望,她希望这个故事在她梦醒之后就可以结束;而Johny Depp扮演的裁缝却多愁善感地告诉我们这不是梦境,而是内心的感受,由想象而引发的真实世界。看到这里,我不禁失笑,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脑补大法吗?Tim想把美丽的童话带到现实的观众中,可是我们这些丧失想象力的成年人只能对Alice的六个想象付之苦笑。我们已经回不去童话的年代了……

本片对原著改编甚多,比如加上屠龙情节,及Alice年龄的改变,我觉得是因为原著其实并没有情节可言。100多年前的朴素穿越和脑补也满足不了观众日益刁钻的口味,哥特童话王也无力回天啊。

帕那索斯博士的奇幻秀 The Imaginarium of Doctor Parnassus: 致希斯莱杰和他的朋友们

colin heath Johnny jude

其实我不是Heath ledger的粉,只是在电影院里偶然看到了这个片子的预告片,发现有Johnny Depp和Jude Law等一众帅哥之后决定去影院捧个场,就像我看见陈坤演的电视剧,再烂也要探头看两眼一样。结果两个小时下来,我非常失败地发现,连演侏儒的演员我都仔细审查了,从头到尾就没有看见这俩帅哥,倒是Colin Farrel的两撇八字眉不时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于是我使劲盯着Casting看啊看,妄图把在影片中漏掉的演员一一找出。哦!原来Tony是Heath ledge演的啊!哦,原来他还是Johnny Depp和Jude Law演的啊!哦,原来镜子里的Tony是Colin演的啊!于是通过这部电影我认清了自己的定位: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粉丝。

回家找出这部电影的资料来看,发现背后的故事还蛮感人的。Heath ledge演到三分之一就去世了,为了不让剧情打断,三个朋友齐齐上阵,替heath完成了剩下的部分。因为故事本来就是现实和魔幻交织的场面,tony的状又画的很浓,难怪我从头到尾看不出来,只觉得这个Tony一会儿像他一会儿像他。四个一线演员扮演同一个角色,这在电影史上也难以找出第二例吧。

Tony的角色真是给heath量身定做的,这从他扮演蝙蝠侠里的小丑就能看出来。去世之后我们才发现heath是一个伟大的演员,他演enis时的闷骚和忧郁,小丑时的世故和黑色,Tony时的放荡不羁和内心挣扎,都水到渠成搬让人舒服。heath是永远不会再出现在大屏幕上了;这部影片与其说是献给heath,不如说是献给他和他朋友们的这段感情。

捕获

影片中,heath的角色和Christopher plummer扮演的帕拿索斯博士一角,构成了这部戏的主要成分:现代浮士德。其实,这部电影用一句现代浮士德来概括实在过于简单,但由于它本身的诡异和古怪——这种诡异既是情节上的,更是场景上的——我实在想不出别的总结。帕拿索斯博士年轻时和魔鬼的交易发生在阴风阵阵风雪飘扬的山谷中,魔鬼骑着马在盘山的小径上行进的镜头让我想到“这死阴的幽谷……”,而晚年的马戏团表演更是诡异,虽然在现代的伦敦背景设定之下,但通篇是抛弃时空的叙事、服装和舞台设计,那些现代的高楼大厦、人类律法就如同一个参考一样象征性地屹立着,而失去了实际的价值。

比较出彩的是几段灵魂在镜子中旅行的场景。博士的镜子可以看到人的内心,每个被引诱的灵魂出来时都飘飘欲仙。能看出来这些场景设计借鉴了达利他们的绘画风格,有后现代的世界尽头的感觉。演Valentino的女演员叫lily Cole,是个名模,长了一张现代女人少见的圆脸,如苹果一样诱人,彷佛从波提切利的画中走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