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on Ice花样滑冰观后感

SOI开始卖票的时候刚好是冬奥会结束,其时我正在疯狂fan亚古丁和普鲁申科哥俩,毫不犹豫地就要去买票。Bird很不支持,说看你的热情能持续多久。结果正式表演的时候,我已经快把这俩人忘光了……

不过,SOI的表演还是很值得一看的。SOI是众位花滑世界冠军、奥运会冠军及其他比赛的冠军们参与的表演秀,说白了就是一个走穴活动。表演以灯光、设计和节目内容衬托的花样滑冰表演为主,与正式比赛大为两样,也没有什么高难度的动作,一般转三周的变成了两周,转两周的变成了转到几周是几周。虽然是个世界性的表演,各洲的明星也不太一样,比如普鲁申科就去了欧洲,而我们这里只有我颇为看不上的今年奥运新科冠军Evan Lysacek、

表演在本港Sports Arena,观众还不少,看来关颖珊之后,美国的花样滑冰还是相当普及的。不少父母带着自己家小萝莉去看,也有不少年轻人。Arena跟中国一样实行不宰白不宰的停车收费,我们白花了20块钱,快赶上票钱了;Eric和Lisa把车停在对面,一分钱不收……

这是场地的照片,大大的SOI logo分立四角:

star2 star1

表演分为上下两场,先是之前那些名角纷纷出来打酱油:

jeremy abott

我喜欢的飞猪Jeremy Abott同学,衣服穿得有点平实,跟人一样;

sasha cohen

Sasha Cohen,这孩子也是个有技术没心理的孩子,滑的还是相当漂亮的,但每逢重大比赛必摔;

michael weiss2

前全美冠军Michael Weiss,美国人对自己的全美冠军认知程度比世锦赛什么的都大。这孩子虽然胖了,但很有美国人喜欢热闹、搞活气氛的派头,一连来几个冰上后空翻,博得观众阵阵掌声;

evan2

evan1

新科冠军雷鸟Evan Lysacek同学,博得全场最热烈掌声。这孩子真是标准教科书,怎么看怎么不上镜啊;

中间穿插各种群舞和炒热气氛的表演,还是很好看的;五彩的灯光映着银色冰面,冰刀的不停起落和旋转在光影下划出S形的美妙舞步:

group1

group2

group3

group4

group5

 

 

下半场Eric和Lisa把我们叫到前面去坐,镜头清晰多了。一开始,我很喜欢的美国冰舞运动员,Tanith Belbin上来了,和她的舞伴滑了一个爱情故事,演员通过不管变换服装、动作和音乐表演出男女从青梅竹马到心心相印之间的心路历程,很好看;Belbin真不愧是美国花滑的第一美女,超级上镜,怎么看怎么好看;

belbin2

belbin

给个近景:

belbin4

belbin3

最后谢幕男伴Agosto的脸很不幸被我遮掉了,不过反正他也不是主角对吧……

最后的集体谢幕:

group6

申雪赵宏博其实第一个就出来了,但那时我相机还没调好,基本没有拍到清楚照片……看看他们向观众致意吧;

shenzhao1

我的相机还算争气,我发现基本上它只在在黑色白色的背景下白平衡都自动的很好;一个18-55的套头只能拍出这么大的脸了,大家原谅则个。

看完之后感慨就是花滑真是个青春的运动,吞噬体能和时间,一个运动员巅峰的时间没有几年,之后基本上都是浑身是伤在走下坡路。其实Sasha cohen这样的今年只不过26岁而已,在花滑界已经算老人了。为了冰上完美的那几分钟,运动员的付出真是难以想象的。

冬奥会男子花样滑冰:献给亚古丁和普鲁申科(Updated)

evgeni alexei

曾经有一个叫Lyosha的苏联小孩儿,家境贫寒,父亲甚至在他小的时候就抛弃了他们。由于体质太弱,被妈妈送到免费的国营溜冰课上学滑冰,一练就是8年。12岁那年,苏联解体,Lyosha所在的冰场因此关闭,就在他的滑冰生涯即将结束的时候,一个机会到来,他被朋友介绍到了圣彼得堡的著名教练米申的门下,凭借他在同龄人中出众的表现,还有他当时拿到的那些国内、国际比赛奖牌,这位著名教练欣然接收下了他。13岁那年,沙夏已经可以成功完成Triple Axel。18岁的时候,他拿到了人生中第一个世界冠军。他的艺术表现力无人能及,他的坎坷经历使他脸上的表情格外动人,他特别善于驾驭宏大磅礴、有历史感的音乐,一出场就有王者之气。

这个孩子,叫做阿列克谢·亚古丁。

亚古丁在1998年迎来了他的第一个巅峰,他的王者时代正在到来。但是这时候,他碰上了另一个不世出的奇才。而这个奇才,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同门师弟,叶甫根尼·普鲁申科。

普鲁申科的童年经历几乎是亚古丁的复制,家境贫寒,身体羸弱,由于偶然的机会被送到米申门下。最初的几年,是亚古丁和其他师兄大放异彩的年份,普鲁申科几乎没有入米申的眼。然而这个不寻常的少年终于引起了教练的注意,他的内向、听话和不问原因的刻苦训练加上过人的天才,使米申逐渐把重心放到了这个孩子身上。 而性情外向活跃、桀骜不驯,敢于挑战权威的亚古丁,对老师的偏心越来越不满。尤其在1998年的长野奥运会上,亚古丁高烧挂水,在比赛中体力不支的他出现动作出现失误,只获得第五名,让米申大为不满。当时,他看到旁边的教练Tatiana对自己的学生无微不至,让他甚是羡慕。最终,这一导火索让亚古丁赛后与米申长谈,最终出走师门,成为Tatiana Tarasova的学生。

曾经在赛场上、生活中朝夕相处的师兄弟,就从此成为路人和敌人。

然而奇怪的是,他们的关系越差,他们在比赛中的成绩就越好。1998-2002年的冰坛,几乎成为亚古丁和普鲁申科两人的天下。他们瓜分了从欧锦赛、世锦赛到奥运会的所有金银牌。他们的许多经典赛目,如《胡桃夹子》、《阿拉伯的劳伦斯》、《美国往事》,都是这一时期产生的。

于是,到了2002年的盐湖城奥运会。年仅19岁的普鲁申科第一次参加奥运,虽然技巧已经坚不可摧,但由于紧张在短节目中失误滑倒,让他的成绩仅列第四,在与亚古丁的争夺中甚为不利。

然后,就有了自由滑中的《卡门》。与亚古丁的大气磅礴不同,普鲁申科的特点是他剑走偏锋。他无人能及的是他的技术、又高又飘的跳跃,以及他在赛场上的自我。年轻的普鲁申科不顾一切、献祭冰坛的精神在这首热情刚烈的音乐中展露无遗。他是那种把滑冰当成生命的人,这一点在04年的《献给尼金斯基》中更为明显。与这位俄国天才而历经磨难的舞蹈家一样,普鲁申科是把一颗心呕出来给了这块冰面。

2002 普鲁申科《卡门》

这是花滑史上前无古人的一场对决,因为《卡门》的凌厉与感情成就了亚古丁接下来的出场。那是力与美、阳刚与性感的完美结合。他的表演让我想起古希腊的雕塑——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男子运动比女子好看的原因——大部分希腊雕塑都是男子人体,因为这种人体最能代表人类的力量与技巧能达到的极限。“亚古丁身着黑底金面的服装,演绎了一曲极具深度的《铁面人》。他的直线步,速度之快,脚步之细碎,连结之精妙,恐怕连评委都要嫉妒,而那充满爆发力的弧线步,配合着跪冰旋转,大气磅礴,看得所有人眼花缭乱。技术分全线5.9,艺术分则有4个裁判给了满分6.0。”那是震撼世界的四个6.0,亚古丁创造了花样滑冰的历史,一曲终了,亚古丁含着泪水亲吻冰面,他的奥运金牌历经艰辛,来之不易,也让普鲁申科输得心服口服。

2002 亚古丁 《铁面人》

亚古丁和普鲁申科这种从朋友到敌人的传奇经历,给了世界冰坛最好的狗血演绎机会。其实,我觉得他们之间更是惺惺惜惺惺的关系,只要有一个人的存在,另一个人就会有动力变得无比强大。他们统治冰坛的时期,是男子花滑几十年来的巅峰时期。亚古丁要感谢普鲁申科的存在,如果没有小普,亚古丁不会下死命追求艺术表现力的巅峰;而普鲁申科也要感谢亚古丁,师兄那高不可攀的艺术与技术完美的结合使他不断地向前,4+3, 4+3+2,都是他在师兄退役后超越自己的努力,正如双星比翼,星空才如此璀璨。

那个2002年的冬天,是花样滑冰史上最令人流连忘返的回忆。他们是敌人,他们也是最值得尊敬的对手。他们充满火药味的竞争把21世纪出的男单花滑带到了华山论剑的状态,至今无人可以超越。

一个时代同时有两个不世出的天才产生,这似乎已经耗尽了男单花样滑冰的RP;从此之后,男单花滑的赛场衰落一发不可收拾,2003年,亚古丁因为天生的伤病(肌肉不能完全包住骨头,致使关节磨损严重,而他竟在这样的身体条件下取得如此大的成就!)退役之后,普鲁申科在赛场上完全处于独孤求败的状态。2006年的图灵奥运会,普鲁申科的《教父》尽失激情,最后甚至连一个结束的pose都没做完,然而就是这种低迷的表现,他都能技压其它选手一筹,轻松摘得金牌。

只是少了亚古丁的赛场,普鲁申科再也无法使尽他的全力。不管赢了多少人,他再也没有机会赢他师兄了。

时间转到今年的温哥华冬奥会。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普鲁申科在自由滑中落后两分,被美国人Evan Lysacek赢去。此前,他在短节目中领先对手1分不到。而他领先分数如此少的原因是,他用cll的恶劣编排bs评委,只把高难度的跳跃和旋转动作编进节目,那意思似乎是在说,“你们来压分啊压分啊,看你们还能压掉多少分。”赛后采访,他说:“现在女孩子都能做三周半了,如果四周都做不到,还算什么男人。”

他做到了四周。4+3,无可争议的王者气势。在放眼望去一片花枝招展、小受统治男单花滑的今日舞台,只有他的表演看上去还带有8年前紫禁城之巅的对决风采。06年退役,之后三年辗转在商演与休息之中,被伤痛和体重所困扰,刚复出时低迷的状态让人无法相信他还能重回奥运会的巅峰。然而他做到了,并用quad的跳跃捍卫了男单的尊严。看他的表演时让人心痛的,他的旋转比04年时快镜头似的旋转已经慢了太多,他最引以为豪的贝尔曼旋转也因为伤病再也无法做出,但他一上场,那种王者归来的气场,足以让之前所有或平庸、或妖娆,再加上前面那一大批摔到不可开交的选手们汗颜。

裁判没有给他冠军。分数一出来,全场一片寂静,新科冠军甚至连自己都不能相信。奥运会男单的新科冠军,给了一个连四周都做不到的人,一个刻苦努力的美国小伙。有人说Evan是天资不够努力有余的郭靖,那么郭靖和黄老邪之间的决斗,与欧阳锋与黄老邪之间的决斗,那个更好看一些?如果我们追求的是“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精神,那把金牌给一个“更慢、更稳、更低”的人就是错误。我不是说Evan不努力,励志片也可以讨人欢心,但我们最终还是会为横空出世的天赋而倾倒。吃惯了两头鲍的评委对今天的三头鲍失望了,但金牌是要给鲫鱼还是鲍鱼呢?这块金牌的水分,比8年前师兄那块沉甸甸的金牌,已经差了太多。

普鲁申科仍然是孤独的。再也没有一个亚古丁式的人物能与他对决,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了8年。他仍然站在舞台的顶点,将他的整个生命献给花滑,正如那个后来变成精神病的伟大舞蹈家尼金斯基一样。看普鲁申科演绎让无数人潸然泪下的尼金斯基,就像看他在演绎自己的故事。回想起他的童年说米申的话:“是他把我从尘土里面小心翼翼地挖出来…”,他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天才,总是把喜怒哀乐都小心翼翼地藏着,他的轻松舞步下隐藏着多少汗水和泪水只有自己才知道。而他一上冰那单纯又倔强的眼神,告诉世人这个舞台只属于他自己。 他和亚古丁是苏联的最后遗产,他们的ego,他们的charisma,都是人类挑战力与美的极限中开出的最璀璨的花朵。经过彷徨与迷惘,他终于在他热爱的滑冰中找回自我,并以最动人的姿势告别这个舞台。

2004 普鲁申科 《献给尼金斯基》

(终于把视频给加上了)

冬奥会男子花样滑冰:献给亚古丁和普鲁申科

evgeni alexei

曾经有一个叫Lyosha的苏联小孩儿,家境贫寒,父亲甚至在他小的时候就抛弃了他们。由于体质太弱,被妈妈送到免费的国营溜冰课上学滑冰,一练就是8年。12岁那年,苏联解体,Lyosha所在的冰场因此关闭,就在他的滑冰生涯即将结束的时候,一个机会到来,他被朋友介绍到了圣彼得堡的著名教练米申的门下,凭借他在同龄人中出众的表现,还有他当时拿到的那些国内、国际比赛奖牌,这位著名教练欣然接收下了他。13岁那年,沙夏已经可以成功完成Triple Axel。18岁的时候,他拿到了人生中第一个世界冠军。他的艺术表现力无人能及,他的坎坷经历使他脸上的表情格外动人,他特别善于驾驭宏大磅礴、有历史感的音乐,一出场就有王者之气。

这个孩子,叫做阿列克谢·亚古丁。

亚古丁在1998年迎来了他的第一个巅峰,他的王者时代正在到来。但是这时候,他碰上了另一个不世出的奇才。而这个奇才,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同门师弟,叶甫根尼·普鲁申科。

普鲁申科的童年经历几乎是亚古丁的复制,家境贫寒,身体羸弱,由于偶然的机会被送到米申门下。最初的几年,是亚古丁和其他师兄大放异彩的年份,普鲁申科几乎没有入米申的眼。然而这个不寻常的少年终于引起了教练的注意,他的内向、听话和不问原因的刻苦训练加上过人的天才,使米申逐渐把重心放到了这个孩子身上。 而性情外向活跃、桀骜不驯,敢于挑战权威的亚古丁,对老师的偏心越来越不满。尤其在1998年的长野奥运会上,亚古丁高烧挂水,在比赛中体力不支的他出现动作出现失误,只获得第五名,让米申大为不满。当时,他看到旁边的教练Tatiana对自己的学生无微不至,让他甚是羡慕。最终,这一导火索让亚古丁赛后与米申长谈,最终出走师门,成为Tatiana Tarasova的学生。

曾经在赛场上、生活中朝夕相处的师兄弟,就从此成为路人和敌人。

然而奇怪的是,他们的关系越差,他们在比赛中的成绩就越好。1998-2002年的冰坛,几乎成为亚古丁和普鲁申科两人的天下。他们瓜分了从欧锦赛、世锦赛到奥运会的所有金银牌。他们的许多经典赛目,如《胡桃夹子》、《阿拉伯的劳伦斯》、《美国往事》,都是这一时期产生的。

于是,到了2002年的盐湖城奥运会。年仅19岁的普鲁申科第一次参加奥运,虽然技巧已经坚不可摧,但由于紧张在短节目中失误滑倒,让他的成绩仅列第四,在与亚古丁的争夺中甚为不利。

然后,就有了自由滑中的《卡门》。与亚古丁的大气磅礴不同,普鲁申科的特点是他剑走偏锋。他无人能及的是他的技术、又高又飘的跳跃,以及他在赛场上的自我。年轻的普鲁申科不顾一切、献祭冰坛的精神在这首热情刚烈的音乐中展露无遗。他是那种把滑冰当成生命的人,这一点在04年的《献给尼金斯基》中更为明显。与这位俄国天才而历经磨难的舞蹈家一样,普鲁申科是把一颗心呕出来给了这块冰面。

2002 普鲁申科《卡门》

这是花滑史上前无古人的一场对决,因为《卡门》的凌厉与感情成就了亚古丁接下来的出场。那是力与美、阳刚与性感的完美结合。他的表演让我想起古希腊的雕塑——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男子运动比女子好看的原因——大部分希腊雕塑都是男子人体,因为这种人体最能代表人类的力量与技巧能达到的极限。“亚古丁身着黑底金面的服装,演绎了一曲极具深度的《铁面人》。他的直线步,速度之快,脚步之细碎,连结之精妙,恐怕连评委都要嫉妒,而那充满爆发力的弧线步,配合着跪冰旋转,大气磅礴,看得所有人眼花缭乱。技术分全线5.9,艺术分则有4个裁判给了满分6.0。”那是震撼世界的四个6.0,亚古丁创造了花样滑冰的历史,一曲终了,亚古丁含着泪水亲吻冰面,他的奥运金牌历经艰辛,来之不易,也让普鲁申科输得心服口服。

2002 亚古丁 《铁面人》

亚古丁和普鲁申科这种从朋友到敌人的传奇经历,给了世界冰坛最好的狗血演绎机会。其实,我觉得他们之间更是惺惺惜惺惺的关系,只要有一个人的存在,另一个人就会有动力变得无比强大。他们统治冰坛的时期,是男子花滑几十年来的巅峰时期。亚古丁要感谢普鲁申科的存在,如果没有小普,亚古丁不会下死命追求艺术表现力的巅峰;而普鲁申科也要感谢亚古丁,师兄那高不可攀的艺术与技术完美的结合使他不断地向前,4+3, 4+3+2,都是他在师兄退役后超越自己的努力,正如双星比翼,星空才如此璀璨。

那个2002年的冬天,是花样滑冰史上最令人流连忘返的回忆。他们是敌人,他们也是最值得尊敬的对手。他们充满火药味的竞争把21世纪出的男单花滑带到了华山论剑的状态,至今无人可以超越。

一个时代同时有两个不世出的天才产生,这似乎已经耗尽了男单花样滑冰的RP;从此之后,男单花滑的赛场衰落一发不可收拾,2003年,亚古丁因为天生的伤病(肌肉不能完全包住骨头,致使关节磨损严重,而他竟在这样的身体条件下取得如此大的成就!)退役之后,普鲁申科在赛场上完全处于独孤求败的状态。2006年的图灵奥运会,普鲁申科的《教父》尽失激情,最后甚至连一个结束的pose都没做完,然而就是这种低迷的表现,他都能技压其它选手一筹,轻松摘得金牌。

只是少了亚古丁的赛场,普鲁申科再也无法使尽他的全力。不管赢了多少人,他再也没有机会赢他师兄了。

时间转到今年的温哥华冬奥会。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普鲁申科在自由滑中落后两分,被美国人Evan Lysacek赢去。此前,他在短节目中领先对手1分不到。而他领先分数如此少的原因是,他用cll的恶劣编排bs评委,只把高难度的跳跃和旋转动作编进节目,那意思似乎是在说,“你们来压分啊压分啊,看你们还能压掉多少分。”赛后采访,他说:“现在女孩子都能做三周半了,如果四周都做不到,还算什么男人。”

他做到了四周。4+3,无可争议的王者气势。在放眼望去一片花枝招展、小受统治男单花滑的今日舞台,只有他的表演看上去还带有8年前紫禁城之巅的对决风采。06年退役,之后三年辗转在商演与休息之中,被伤痛和体重所困扰,刚复出时低迷的状态让人无法相信他还能重回奥运会的巅峰。然而他做到了,并用quad的跳跃捍卫了男单的尊严。看他的表演时让人心痛的,他的旋转比04年时快镜头似的旋转已经慢了太多,他最引以为豪的贝尔曼旋转也因为伤病再也无法做出,但他一上场,那种王者归来的气场,足以让之前所有或平庸、或妖娆,再加上前面那一大批摔到不可开交的选手们汗颜。

裁判没有给他冠军。分数一出来,全场一片寂静,新科冠军甚至连自己都不能相信。奥运会男单的新科冠军,给了一个连四周都做不到的人,一个刻苦努力的美国小伙。有人说Evan是天资不够努力有余的郭靖,那么郭靖和黄老邪之间的决斗,与欧阳锋与黄老邪之间的决斗,那个更好看一些?如果我们追求的是“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精神,那把金牌给一个“更慢、更稳、更低”的人就是错误。我不是说Evan不努力,励志片也可以讨人欢心,但我们最终还是会为横空出世的天赋而倾倒。吃惯了两头鲍的评委对今天的三头鲍失望了,但金牌是要给鲫鱼还是鲍鱼呢?这块金牌的水分,比8年前师兄那块沉甸甸的金牌,已经差了太多。

普鲁申科仍然是孤独的。再也没有一个亚古丁式的人物能与他对决,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了8年。他仍然站在舞台的顶点,将他的整个生命献给花滑,正如那个后来变成精神病的伟大舞蹈家尼金斯基一样。看普鲁申科演绎让无数人潸然泪下的尼金斯基,就像看他在演绎自己的故事。回想起他的童年说米申的话:“是他把我从尘土里面小心翼翼地挖出来…”,他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天才,总是把喜怒哀乐都小心翼翼地藏着,他的轻松舞步下隐藏着多少汗水和泪水只有自己才知道。而他一上冰那单纯又倔强的眼神,告诉世人这个舞台只属于他自己。 他和亚古丁是苏联的最后遗产,他们的ego,他们的charisma,都是人类挑战力与美的极限中开出的最璀璨的花朵。经过彷徨与迷惘,他终于在他热爱的滑冰中找回自我,并以最动人的姿势告别这个舞台。

2004 普鲁申科 《献给尼金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