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屋旅行记:少儿不宜

这个国内似乎还没有正式上线,昨天提前看了一遍,虽然是中文配音,可是小罗的配音着实挺可爱的。

pixal老是出只有成年人才能看的动画片,我总觉得他们的动画片对小孩子来说太黑暗了一点……小小年纪,哪里知道什么叫爱情,什么叫生老病死啊。影片的前二十分钟基本就是一个没有台词的爱情故事, 卡尔和艾丽的一生把我看哭了……哎,人家的一生,相亲相爱,和和美美,这也是一生啊。二十分钟后急转直下,开始对野蛮拆迁和房地产开放商的强烈控诉,卖了一辈子氢气球的老卡尔把房子整上了天,带着个没有父爱的小罗,开始了寻找本我之旅……不知道Pixal的策划们怎么想的,竟然弄了个探险家当反面角色,而且为了找一只鸟在南美生活了那么多年,总有点穿越之嫌。然后就是正派反派大决战……怎么说呢,反正我觉得挺黑暗的,让我想起五十年代动画片的那种黑暗复古精神——比如我小时候看过的张天翼(?)写的半边城,讲一个城市里面所有的东西变成了只有半边,就让幼小的我吓得不轻——也许真是向五十年代致敬呢。

影片是3D的,我很孤陋,第一次看3D电影,看到字幕可以浮现在荧幕前面的时候简直太激动了,迪士尼的城堡在我面前就像活了一般。

拉卜楞寺

第一件事:我把博客改成了仅朋友可见,因为我不想某些人能看到我的博客,我却看不到他们的。

第二件事:回头看看我04,05年写的博客,还是很小女人的,这几年是什么样的生活把我变成了一个浑身戾气的女人?

***********************我是很伤痛的分割线************************

Smartstar去青海玩,拍回好照片不少。所有的照片里面,我着重看了看拉卜楞寺的照片。

拉卜楞寺,我的爱,我的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安魂之灵。

第一次去拉卜楞寺,没想到重重的路途是那样艰险。从西宁到临夏,从临夏到夏河,和一堆老藏民窝在长途汽车上穿过重重的山和黑暗,彷佛到了天的尽头。中途要过一条河,就是刘若英在《天下无贼》中磕头的那条河,车开到船上,潺潺的流水中间,竟然飘起了白雪,落在水里,很快就融化不见。那是03年的4月,非典在北京肆虐之时。

拉卜楞寺就像我的梦。小时候在某个画报上偶然看到它的大片,便一直不能忘怀。山风猎猎,把所有依山而建的寺院的,五颜六色的经幡都吹得飘了起来,走在拉卜楞寺的转经道上,仿佛走在我的梦里。凌晨时分,光还在山的那一边,转经人便开始他们的漫漫长路。没有任何功利性的表情,喇嘛们脸上都是高原红和宁静的微笑。拉卜楞寺是藏传佛寺六大寺院中,唯一一个位于如此偏僻和荒远地方的佛寺,与塔尔寺的金碧辉煌,色拉寺的人声鼎沸不同,这里除了风声和念经声机会没有其他的声音,在轮回的生世中苦苦挣扎的我们,是永远也无法忘怀那些在天空中飘动着的几乎透明的表情和彩色。

Smartstar的flickr上有这么一句话: waking同学说,拉卜楞寺就坐落在山坳中,要跨过一条河才能到达,如果经堂和白塔在天边,那么这条河定是我们需要跨过的忘川。每个人都会有一条忘川吧,有那么多想忘而忘不了的事情,如果能统统放在那条飘着雪花的河里,该多好。

附上我03年写的《甘南短途旅游》一文。更多的照片看这里:http://www.flickr.com/photos/13200458@N02/sets/72157621929514562/

*********************************************************************

甘南短途旅游

 

 

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些珍藏的地方吧。比如我的许多同学都把敦煌看成朝圣的地方,整天把莫高窟挂在嘴边上,说什么今年暑假就拉上一帮人去云云。我嘴上总是嘲笑他们叶公好龙,但是心里其实相信愿望都是一样美好的。因为我心里也藏着这么一个类似初恋情人的地方,虽然对它的印象仅仅来自于小时候看的一本甘肃的画报,但是那些风中的经幡和建筑却像个漩涡,把我整个人都吸了进去。

 

那就是拉不楞寺,及其生长地甘南草原。

 

她一直生长在世间一个极其偏僻不为人知的角落,遥远得仿佛天涯海角一般。当在这个高原的初春,我们坐上从西宁到临夏的长途车时,甚至还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去拉不楞寺。我们只是在地图上翻了翻,找了个离它最近的城市而已;后来我们才发现,临夏根本就是另外一个州的州府。

 

一过永靖的刘家峡水库,长途车就开始在山路上蜿蜒而行。脚下好像都是碎石块,震的车窗好像都要掉下来。我们一边骂,一边战战兢兢地扶住车窗,生怕自己一块被甩出去。好不容易到了尽头,眼前竟然出现一条沸腾奔涌的河流。要渡黄河,司机说。

 

黄河的水还真是大啊,摆了好多汽车的轮渡晃晃悠悠地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
。随即又是仿佛永远也没有止境的山。最后汽车从山中绕着大弯俯冲下来的时候,我都快吐了。

 

好在临夏终于到了。车停下来的时候,我们发现车上只有我们两人了。暮色苍茫,我们在我见过的最破的州府中四处寻觅,想找一辆开往夏河的车。从地图上看,拉不楞寺应该就在夏河旁边。当地满大街都是回民,一看我们是外地人就说取夏河吧去夏河吧,坐车还要三个小时呢。

 

我被胜利的曙光重新点燃了希望。怀着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我们决定当晚就赶到夏河。于是长途奔袭重又开始,这次车上到是坐满了人,不是白帽就是皮袄,一路上帅哥藏民抽的烟袋味儿呛得我喘不过气来。

 

一路上又是山路。公路在河谷中被开凿出来,两旁绿树葱葱。令人惊奇的是河流的那边还有一些藏传佛寺,规模不小,看来我们已经进入甘南藏族自治州了。天很快就完全黑了下来,而我们的车还没有停止的意思。一会儿眼前就一片漆黑了,车灯仿佛是照向天涯海角,只有去路没有回路,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有来到了天尽头的感觉。

 

我们带着几分陌生和恐惧下了车。好在夏河和旅游指南上写的一样,是个干净宁静(后一点因为是晚上,所以姑且相信)的小镇。我们很快找到了旅馆,第二天早起,我突然觉得有凛冽的风直入我胸。拉开窗一看,哇,到处都是经幡也!我们真的来到了一个藏传佛教的世界!

 

出门才发现,满世界都是英文和藏文,满街都是外国人和藏民,中间夹杂着一些回民,反正没有像我们这样打扮的,一下子,好像到了外国。小镇的尽头就是拉寺寺区,拉寺,当地的阿卡(就是喇嘛)都亲切的这么叫,原来甘肃省佛学院也在那里。寺区的游客很少,大部分都是当地人,就像锻炼身体一样,每天早上去那里转一圈转经筒。一圈,意思是一千个左右,在金碧辉煌的大经堂外面,整齐地排了一周。经堂的喇嘛看到我们,纷纷对我们露出纯洁的笑脸,搞得我们好不尴尬,好像是误走到别人家里去了,又好像变成了动物园的动物。

 

好不容易等到十点开门,一个帅帅的僧导翩然而出,拉着我们开始逛拉不楞寺,好像我们不远万里跑到人家家里要参观,打扰了人家的宁静,人家还给足我们面子似的。僧导,是同去的朋友发明的词,因为那里没有导游,全是喇嘛——我们的帅哥喇嘛还有个什么什么身份,其内容相当于我们的本科毕业,跟我们差不多。

 

拉不楞寺与西藏的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扎什伦布寺、青海的塔尔寺合称我国喇嘛教格鲁派(黄教)六大寺院;拉寺本身又分为六大学院,而我们的僧导就出身于研习天文历法的时轮学院。每个学院都有一个院落,而最显赫的则是寺区中央可容四千人颂经的大殿。眼前的空间显得幽暗深远,被垂梁而下的五彩经幡充满。空气中弥漫着酥油的气味,与香火的痕迹一样重重叠叠,日久天长,绕梁不绝。几千格藏书格里,密密麻麻放着尘封已久的经文,仿佛有历史的回音排山倒海般像我们压将过来,让人呼吸困难。只有那几世嘉木样活佛的舍利塔在摇曳的灯火中显现着异样的光芒,眼中的微笑亘古不变。

 

藏传佛寺的建筑排列很古怪,与汉民建筑的左右对称传统完全不同。如果不是有喇嘛,我们一定要在里面迷路。整个寺庙依山而建,金色的法轮在阳光下面熠熠生辉,与朱红的石墙,黑色的窗棂一起构成了藏传佛教的庄严、执著和神秘。风很大,吹得窗户外面白色的经幔腊腊作响,我忽然看到了十几年前的那本画报,这些年来,头脑里一直浮现的正是这些景象,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它反而觉得心中宁静异常。仿佛这些年在循着某些轨迹一直走下去,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内心深处,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样的庄严辉煌前面,除了拜伏,还能做什么?

 

喇嘛们一天的生活好像异常繁忙,给我们介绍完就匆匆而去,连给他拍张照片的机会都没有。正是午饭事件,喇嘛们从寺庙的各个角落鱼贯而出,身穿红色僧袍,像鸟儿们一样栖息在院子中央。这下子我们连人家吃饭也打扰了,只好落荒而逃。

 

下午,本来艳阳高照的甘南地区忽然下起了雪,回到临夏的时候,诺大的雪片已经在车窗前飞舞了。同去的朋友穿着单薄,打起了哆嗦,我们只好投奔地图上最大的城市兰州。长途车又开始了翻越崇山峻岭的过程,当然那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谈论 互相保护而已,让对方相信相依

 

引用

互相保护而已,让对方相信相依

下载链接:查理淑仪 – 何韵诗

是個真事 是有戀愛這件事
在惶亂下 真心得以保住
世事無盡滄桑 很多變卦 但我知

查理淑儀 能維持到現時
未停止 相愛 相處
查理淑儀 仍然留於舞池
像童話 主角 熱熾
讓世間 相信 相依

絕對不易 做到不變這件事
地球大亂 講分手太輕易
世上模範夫妻 很少碰見 但我知

查理淑儀 能維持到現時
未停止 相愛 相處
查理淑儀 仍然留於舞池
像童話 主角 熱熾
又再勾勾那尾指

一生有幾多艷遇 何時命運突變
也是無從預計的事
餘生 攜著老伴過日子
沒講那樣容易

就似 查理淑儀 原來人的專注
沒奇蹟 不靠天賜
查理淑儀 歷遍人生風雨
又硓手 笑迎 海嘯時
如何維繫 互相保護而已
讓對方相信相依
而你跟他也可以

窃听风云:基督教箴言启示录

话说bird一回来许多在我家坏了好长时间的东西就神奇地好了……比如电话,比如上网的路由器,所以我能坐在这里放心地写字而不担心发不出去,真是奇怪的事情啊。

今天去看窃听风云,麦庄组合果然出手不凡,一扫Q2国内院线啥都没有的窘态,给我们带来了Q3电影新风向标。Q3电影还真不少,除了那个一线明星都去打酱油的建国大业,还有何平的麦田,花木兰和白银帝国等等,还有好些小制作电影,希望能出好片子。

这个窃听风云的出发点是人性本恶,带着基督教的慈悲为怀劝人为善。所有的悲剧都来源于古天乐的简单一句话:我在想,你要不要把它删了。为了一个商业的内幕消息,把三个原本正直的警员带入他们想都想不到的浑水,只是一个念头,造成所有悲剧的根源。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别人的钱不能拿啊。当然,还有方中信和刘青云的情感纠葛,基本上是“别人的老婆不能睡”的意思,根据基督教的七宗罪原则,贪婪和色欲就是这部电影慈悲为怀的主题。

香港电影的拍法,永远是在小地方的大手笔,比如电风扇上的陈年灰尘,下水道里的老鼠,天台上的电线架,还有永远昏黄的灯光,写字楼外风起云涌的暴雨将至。可惜比《无间道》差了一点,虽然是悲剧,但最后还是有个正面结尾,不像刘德华和梁朝伟那样在无间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那么令人震撼。还有就是刘青云真的会演戏了,拿到影帝后的他果然是经过人生大起大落的人,比之前的用力过度比起来真的进步了不止一个境界啊。

哈利波特6:这是几角来着?

其实哈6没有想象中那么差,因为我心理建设做得足够好,所以可以连续三个小时坐在影院里没有吃东西也能坚持下来。虽然如评论所说,这是一部青春片和花痴片,我也没分清楚里面的人物恋爱关系到底是3-6角中的哪个角,但可怜的邓布利多死的时候还是挺震撼人心的,大家予以恶评可能是因为这是哈利波特中唯一一部不以喜剧结尾甚至没有结尾的电影吧。

 

其实哈6整个就是哈7的前传,导演舍得把哈6的票房炮灰掉为哈7的大结局服务。其实这个方向还是蛮不错的,可怜影迷们坐在电影院里看了三个小时什么也没看到。只是小演员们长大了真的挺丑的,我要是罗琳我就坚决要求换人。。。皑皑,丹尼尔太没有明星气质了,估计哈利是他人生中唯一一个拿得出手的角色。罗恩还是不错的,赫敏也楚楚动人,只是实在没有了中学生气质,这年头,19岁都算老了。

里尔克:北岛译文

这是我最喜欢的版本。冯至,绿园,杨武能等也都译过,但只有这个版本,能让我在北京35°的高温里,感到秋天的肃杀。
 

主呵,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谈论 我和我的拉

 我虽然很想换个标题,但还是先这么着吧。。。

 朋友,夏天和摄影,与心情无关。

引用

我和我的拉

桑拿天的下午,跑去雍和宫
虽然主旨是拍照,但我还是虔诚的拜了拜菩萨
 
在小卡的指导下,我和waking拉的很专业
不知道,佛祖面前是不是有所不敬啊
 
上几张照片